• 幽灵航班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被诅咒的航班

      

      警长鲍尔正坐在从苏易斯市飞往陆丁科城的航班上闭目养神,忽然一连串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鲍尔发现空乘人员个个神色慌张,直觉告诉他,一定出现突发状况了。鲍尔没有惊动任何人,径自走到第一排空位坐下,决定探个究竟。

      

      驾驶舱的门开了。鲍尔看见一个人被扶了出来,安顿在机组人员的座位上。鲍尔正要上前,冷不防空姐已经放下隔断帘,带着微笑说:“先生,请您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。”鲍尔顺从地坐下,同时,他悄悄从口袋掏出一面小镜子扔了出去,鲍尔终于看见了从驾驶舱里面被扶出来的人。从制服上看,那是本次航班的机长。他的面颊黑紫,四肢无力地下垂,很明显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。

      

      恐惧瞬间湮没了鲍尔。在万米高空中,机长猝死……鲍尔突然想起那个近乎咆哮的诅咒:“这是幽灵航班,一个没有眼珠的幽灵奉了撒旦的命令带大家走……”那是拉姆在航班起飞前对他说的话!

      

      难道真的是幽灵作祟?鲍尔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拉姆面前,见他还在昏睡中。两位看守拉姆的警察告诉鲍尔,镇定剂的药效至少还可以维持三个小时。

      

      拉姆是恐怖组织的骨干,抓到他的过程非常凑巧。这几天鲍尔在苏易斯市公干,看到电视直播节目正在介绍机上餐食的生产流程。所有的员工都神情自若地面对镜头,只有一个人神色慌张。鲍尔察觉有异,立刻赶到现场,很轻松地抓住了这个惶恐的“员工”拉姆。由于拉姆属于极度危险分子,鲍尔原想将他移交给当地警方处理,可恰逢苏易斯市警局遭遇火灾损失惨重,没有足够的看守能力,鲍尔只好将拉姆带回陆丁科城。

      

      让鲍尔奇怪的是,拉姆自从听说要乘坐这次航班,就像中了邪一样诅咒所有乘坐幽灵航班的人都会死。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,鲍尔只好为他注射了镇静剂。

      

      既然从拉姆口中无法得出线索,鲍尔只好敲开驾驶舱的门,出示了警官证件。“我想,你需要我的帮忙。”鲍尔对开门的男人说。他是本次航班的副驾驶约翰逊。

      

      他介绍说:“刚才史蒂文机长和我用完餐以后,他突然全身抽搐。我,我……”他由于太过惊恐,语气变得不连贯。

      

      “放松。”鲍尔对着他温和地笑着,心却悬得更高。因为约翰逊脸颊发黑,两眼通红,很明显也中了剧毒。可飞机上缺少医疗设备,要解毒是不可能的任务。鲍尔唯一能做的就是缓解约翰逊的紧张情绪,降低他血液循环的速度,将毒发的时间推后到飞机平稳降落为止。

      

      约翰逊告诉鲍尔,目前飞机已经被他通过数字飞行控制系统设置为自动驾驶模式。它可以通过航线飞行数据自动来到陆丁科城的机场上空。可是,让飞机沿下滑道着陆的过程,必须由飞行员控制。

      

      命悬一线

      

      “能不能在最近的机场紧急迫降?”鲍尔知道目前的位置距离欧宁堡最近,只要二十分钟,就可以将飞机落下。约翰逊一边喘气一边摇头,说:“不行。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重新输入欧宁堡的航线参数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能坚持到陆丁科城。”可是毒性在约翰逊身上蔓延得很快,他的意识也时而清醒时而模糊。

      

      “鲍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尔,”约翰逊的呼唤让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“我现在教你认这些飞行控制仪器。万一到了陆丁科城,我……”鲍尔的心一凉,才过去了十分钟,疼痛已经让约翰逊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。鲍尔用力摇头说:“你一定会坚持下去的。”约翰逊愠怒道:“为了一百名乘客的生命,你必须学会驾驶飞机!”

      

      “你座位前是操纵杆,作用就像汽车方向盘,做前推后拉动作来控制飞机的方向……”大量的飞行名词向鲍尔输灌过来,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把它们全部收纳到脑海。待到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,鲍尔回头发现约翰逊已经陷入昏迷。

      

      飞机距离陆丁科城越来越近,正按照自动驾驶的指引逐步下降。鲍尔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些数字的变动,他两手扶住操纵杆,终于到他力挽狂澜的时候了!突然,前方出现一个没有眼珠的白衣人正伸出枯枝般的手,指引他向相反的方向。幽灵航班!鲍尔揉了揉眼睛,面前除了大朵的白云,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

      从通讯系统中,传来了陆丁科城机场航空管制员的声音。在史蒂文机长发生意外以后,约翰逊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陆丁科城机场。现在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鲍尔正要告诉对方自己将代替飞行员操控飞机时,却发现约翰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苏醒过来,正用虚弱的声音说:“还是我来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操纵杆很轻,可约翰逊拉动它的时候却拼尽全力。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,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。鲍尔在一旁急得手足无措,他不敢打扰约翰逊,只能看着他燃烧最后一刻生命来阻止幽灵航班飞向地狱……

      

      奇怪的史蒂文

      

      拉姆苏醒了过来。“我们还在飞机上吗?”他瞪着浑浊的眼珠,问鲍尔。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充斥着他的鼓膜,飞机还在万米高空飞翔。鲍尔脸色阴沉道:“这架飞机的两位飞行员都暴毙了,现在我们正坐在无人驾驶的飞机上前往地狱。不过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里,我想知道真相。因为你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是个亡命之徒,无神论者,却突然拿幽灵和撒旦来充作幌子诅咒航班,这只能说明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拉姆笑着说:“说明我才是真正的凶手。”在他看来,与其将普通人洗脑成人肉炸弹,远远不如寻找自杀者来得轻松。

      

      拉姆是在一个自杀者协会遇到机长史蒂文的。史蒂文的家人在一次车祸中遇难,受到极大打击的他,有了自杀倾向。而拉姆则搜集伪证,证明那场车祸是航空公司老板主导的阴谋。在他的强势洗脑之下,史蒂文终于接受了拉姆的建议,将他的自杀扩张到整架航班的意外,并为此设计了整个计划。

      

      史蒂文告诉拉姆,制造空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毒杀两位飞行员。食品公司根据每次航班人数配备好餐食以后,分别装到餐车上,由专人送上飞机。而且其中机长、副驾驶的餐食专门制作并装盒,从外观上可以轻松辨认。拉姆只要在史蒂文调开守卫的情况下,就能潜入食品公司,在餐车送上航班前,把毒药投到两位飞行员的餐食中去,就万事大吉了。

      

      这个计划让拉姆大喜过望。拉姆有些嘲弄地望着鲍尔:“恐怕你做梦都想不到,抓住我就等于将你自己锁定在这架幽灵航班上吧。”“谁说的?”鲍尔一把拉开机舱遮阳板,窗外的碧水青山赫然在目。拉姆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。

      

      鲍尔说:“一个小时以前,幽灵航班已经被约翰逊安全降落,我们现在的位置,是航空公司用于培训空乘人员的模拟舱。我相信你刚才所说的全都是真的。”“鲍尔,你这个骗子!”拉姆无法接受这个现实。

      

      真相已经大白,在航班上死去的机长史蒂文勾结拉姆,共同制造这场空难。幸好副驾驶中毒较轻,坚持到了安全落地的那一刻。可是鲍尔还是想不明白:史蒂文身为机长,想要制造空难根本不费吹灰之力,没有必要让拉姆利用航空安全管理漏洞投毒。这时鲍尔想起一个细节,约翰逊降落完飞机像是耗尽最后一口气,立刻陷入昏迷,可他被抬上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担架时,手却动了一下,难道……

      

      真正的幽灵

      

      鲍尔走进约翰逊的病房,看到外面挤满了记者,正报道约翰逊被航空公司授予“空中英雄”勋章,并且被破格提升为机长的消息。待一切安静下来,鲍尔才找到开口的机会:“你还记得自己怎么中毒的吗?”约翰逊说:“我和史蒂文一起吃完午餐后,就……”鲍尔直视着他:“午餐的确有毒。可是警方却在机上洗手间的下水道里面,发现了属于你的那份餐食。也就是说,你根本没有中毒,你在飞机上的中毒症状全部是假象!”

      

      “胡说八道。”约翰逊扯过病历和一大堆报告单扔在鲍尔面前,“难道这些检验数据也都是假的吗?”鲍尔说:“你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,原本已经失去知觉,可是为了不在医疗仪器前露出马脚,你必须冒险掏出随身携带的毒药服下。当然你掩饰得非常好,让别人以为那是担架晃动导致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!”约翰逊的声音有些恼怒。鲍尔说:“你被送医后,一直被医生和媒体簇拥,没有机会处理这张包毒药的纸,只好将它随手丢弃。”鲍尔出示了一张粘着毒药又印着指纹的纸。看到铁证如山,约翰逊虚脱般地瘫倒在床上。

      

      在航空公司飞行员中,机长和副驾驶的待遇天差地别。约翰逊从八年前就具备升任机长的资历,遗憾的是,他怎么都通不过那些选拔考试。直到有一天,约翰逊注意到公司一条不起眼的规定,立下卓越贡献的副驾驶可以破格提升为机长,他这才构思起让自己立功的机会。

      

      约翰逊曾经在恐怖组织建立的网站中看到招募人肉炸弹的消息,所以故意到自杀协会以史蒂文的名义注册并发表厌世理论,希望用飞行员的身份引起对方的注意,利用恐怖组织的力量,来完成投毒……

    上一篇:最“傻”的人最先成功

    下一篇:女人为什么要读书